平遥文化馆
top-img
平遥民俗
pyms
平遥民俗
首页   >>  平遥民俗  >>  平遥民俗

平遥弦子书

2018-05-04 来源:

平遥弦子书,又名“盲书”,俗称“瞎子说书”。据县文化志上记载,它源于明朝末年,距今有300多年的历史。当时民间盛行一种方言评书,代表人物是清代咸丰年间的艺人王文成(艺名斗斗),他每日活跃在乡间,坐一木凳,手执一柄破旧折扇。他的表演吐字真,清晰入耳,很受百姓欢迎。书段都是一些很有名的历史书目,有:《五女兴唐传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》等。 

20170731105736109.jpg

在此基础上,一些盲人为了养家糊口把当地流传的民谣小曲、故事传说编成书段,并配简单的乐器(三弦、腿板)进行单人演唱,弹唱者自弹三弦,把两块檀木板绑在左小腿上,把一面小镲绑在右膝盖上,演奏时两腿不停的上下摆动,带动腿上的檀木板打节奏,虽是单人演唱,但弦、板、镲一响,犹如一个小乐队和谐好听。清代末年的文明昌、常天禄两位老艺人对弦子书的演奏乐器进行了加工,增加了四弦琴,解放初期的名艺人裴广礼等为解决伴奏乐器中缺少中低音的问题,又加上了二胡、低胡(俗称嗡子)等。

弦子书的内容起初就是自编的民间小故事,诙谐趣闻等。后来由明眼人口授长篇连串的古书段,书目的增加,内容的增多,使得过去单人演唱很受局限,远远不能适应,而且盲人单独活动有很多不便,更需结伴同行,这样就发展为多人说唱,从30年代起开始分为红、黑、生、旦、丑的行当,使书段效果更加强烈,更加绘声绘色。同时,也根据角色增加为多人表演,乐器也添置了大小三弦、四弦、胡琴等。

20170731105801672.jpg

经过了300多年不同历史时期的演变改革,发展为现在的平遥弦子书。演唱作品有传统的中长篇:《大、小八义》《五女兴唐传》《呼延庆打擂》《杨家将》《韩湘子讨封》《青龙传》等。近代书目有:《王婆骂鸡》《一张遗像》《蚂蚱算卦》《两头忙》等。现代书目有《好媳妇当家》《狗英英和董不清》等。肓艺人裴广礼曾创作不少的书段,有:《坐协议室》《劝赌》《巧媳妇作裤》《改造二流子》《唱唱婚姻法》等。裴芙春创作书段有《太平箱》《接婆婆》《卖葡萄》《回娘家》等近百个作品。后来,由文化馆创作了《送香油》《喂猫的碗碗早该摔》《一把手》《相亲》《中国交警好》等。

平遥弦子书,属于一种板腔体的说唱曲艺形式,演唱中有平板、散板、念唱板、剁板等,散板自由节奏多用于开头,叙述情节使用平板,速度平稳。传统唱腔一般是七字句,五字腔,依字行腔方言演唱。说白占到70%,特点是吐字真韵味浓。在书段开始之前都有一段西江月开场词或开场对子,有的是根据书段内容加,有的和书段没有联系。

图片1_副本.png

弦子书的音乐旋律,最初形成接近晋东南琴书和晋中民歌小调的风味,后来随着发展又逐渐加入中路梆子和晋中秧歌的唱腔,现在也有一些流行音乐渗入。开场曲牌有《梵王宫》、《上包头》《抢亲》等。盲艺人的表演是坐唱,没有手势动作,嗓音是白声,没有修饰,在唱工上以嗓子来区分角色行当,有润嗓、起腔、慢唱、紧唱之分,整个情节都要从说唱声音的抑扬顿挫,轻重缓急中表现出来。演唱者的方言韵白,更使的弦子书有了一种独特的风格,形成自己的特色,很受老百姓欢迎。

平遥弦子书是老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艺术形式,它歌颂生活里的真善美,鞭笞假丑恶,是一种通俗易懂喜闻乐见的群众文化。它的旋律是当地民歌、戏曲、秧歌、及流行音乐相互交融相互影响渗透而成的,是本土乐曲和外来音乐的长期并存烩制的“民间音乐大火锅”。这种旋律的产生虽然有一定的糟粕参杂其中,但精华是主流,很有地方特色。对我们研究民间的传统的曲艺,有一定的价值。

图片2.png